小雪节气炕腊肉,忘不了那一口家乡的味道!(图文)

今天小雪节气,小雪寒冷天气的开始,万物的生长几近停止,正所谓闭塞而成冬。这时候,天寒地冻的刺骨之冷开始有展露的迹象,降水在空中凝结成雪花,但雪还不算,也不十分凛冽寒冷,所以称之为小雪。

 

 

而《时间诗旅》又要给家分享一首古诗了,这首诗,唐代诗人戴叔伦在小雪节气所写,而《时间诗旅》的创始人之一洪江伢子刘欢,借着这首诗,回忆起了小时候在洪江妈妈用油桶炕腊肉,自己和小伙伴们偷着家里的腊肉香肠去河边烤着吃的有趣回忆,读来令人忍俊不禁。

 

 

《小雪》唐戴叔伦

花雪随风不厌看,更多还肯失林峦。

愁人正在书窗下,一片飞来一片寒。

 

解读:为奔忙赋闲,让生活有诗。欢迎踏上时间诗旅,我刘欢。刚才轶伦为家朗诵的唐代诗人戴叔伦写的《小雪》,他写道:随风起舞的雪花让人百看不厌,它们纷纷扬扬消逝在山林之间。我这个愁上心头的人独自坐在书窗前,看着雪花一片片飞落,内心寒意四起,愁绪漫天。

 

 

我们以前读过戴叔伦的《画蝉》诗,我们知道戴叔伦的初心,想做一个像蝉一样高洁而逍遥的隐士,与世无争,但无奈纷纷的战乱迫使他为了生计不得不出来做官,从此流离漂泊。写这首诗的时候,正好小雪时节,孤苦寂寞的他,看到一片一片稀疏飘飞的小雪花,联想到如雪花一般飘泊红尘的自己。那雪花,尽管洁白轻盈,却最终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,而他自己,尽管光明磊落,却无法实现抱负,只能一生飘零,最终沉沦在茫茫江湖的某个角落之中。想到这里,心里只有无限的哀愁和雪花带来的阵阵寒意。

 

 

这首诗里天上随风飘零的雪花,让诗人想起漂泊的自己,而如今,像我们这样在北上广打拼的人,不也跟诗人一样漂泊天涯么?此刻的我,也跟诗人一样,独自坐在书窗之下,望着家乡的方向眺望。想到家乡,想着想着,我却想歪了。

 

 

我想到小时候在湘西老家,每年到了小雪时分都会闻到的一种最为独特的味道。它,就家家户户熏腊肉的香味。这每年这时节为过冬做准备的一件事,每家每户都会拿出一个废弃的油桶,在临近油桶底部的地方开个小洞,从这里添柴火进去燃烧,顶上有一排排的铁条用来挂肉,再用麻袋、纸壳箱等物封顶盖好,而燃烧的柴火燃料也非常讲究,要用松、柏枝,还要加上柑子皮、橘子皮或者柚子皮还有锯末灰,这样熏出的腊肉,会有特殊的植物香味。

 

 

等真正吃的时候,将腊肉切成小坨清洗干净煮熟,然后切成薄薄的一片片,加上辣椒、蒜叶、莴笋等其他配料一起在油锅里翻炒,等端上桌来,它色泽金黄透亮,等入口时,已经肥而不腻,那种植物烟熏过后的特有香味,慢慢经由鼻孔渗透到了味蕾,吃在嘴里有一种特别的醇厚和回甘。

 

 

记得小时候的我不仅好吃还特别淘气,老妈熏好的腊肉和香肠让我垂涎欲滴,我曾经把它们偷了出来,和小伙伴们到河边烤来吃。我们会先挖一个坑,放几个红薯用土埋起来,上面烧一堆火,火上烤腊肉和香肠,等它们滋滋冒油的时候,便可以尽情享用了,吃完了腊肉香肠,再扑灭火堆,刨开火堆底下的灰,香喷喷热乎乎的烤红薯就出炉了。

 

 

 

吃完红薯再到小伙伴家的地里挖几个萝卜,拿到河边一洗便直接开吃,清甜可口的萝卜就最后一道甜点,这套烤肉套餐组合在冬天,简直就我们最简单又最美味的佳肴。当然,事后免不了被老妈一顿打,但被打的记忆我已经记不清了。留在我脑海里的,只有香肠和腊肉滋滋冒油的时候,那诱人的香味。

 

 

如今,愿意自己动手熏腊肉的人家已经越来越少了。人们似乎没有以前的耐心,一般都直接去买现成的腊肉,而这种腊肉似乎总也比不上小时候用油桶熏出来的好吃。脑海里熏腊肉时松枝、橘子皮燃烧的香味,现在想来都幸福的气味,而随着那幽香袅袅升起的,都人间的烟火味,也都温暖的怀念。